一带一路·政企信息服务平台

今日安康与“一带一路”

 二维码

丝绸之路所以叫“丝绸”之路,因为当时运输的主要是丝绸、茶叶这些比较轻、比较贵的商品,而不是瓷器。瓷器太重,马和骆驼运输就累死了,丝绸之路走的是沙漠、绿洲,常常连水都没有。其实在汉时,用的主要是陶器,而不是瓷器。到唐时以唐三彩为代表,瓷器还很粗糙。北宋时才有了真正的瓷器,如铜川的耀州瓷。只有到明清时的景德镇,才有了精品瓷器。瓷器是海上丝绸之路运输的主要商品,我们在南海发现的古沉船,里面装的大都是瓷器。海上丝绸之路本来叫陶瓷之路,只是借用了丝绸之路的名称而已。安康发现了汉代的鎏金铜蚕,说明当时安康的养蚕、缫丝、织绸已很兴盛。安康的富硒茶历史更为悠久,是西北“茶马古道”的起点。可以说安康的丝绸、茶叶为丝绸之路的发展、繁荣做出了很大的贡献。2014年我随“丝绸之路万里行”团队走完了丝绸之路全程,后来又接待了丝绸之路国家的代表团,今年还为“一带一路”国际汉学家高级研修班讲课,得知丝绸之路沿线国家都把中国叫“秦”。因意大利说的是欧洲普通话拉丁语,发音带了一个词尾,叫“秦那”,其实还是叫“秦”。英国人当时还是蛮族,说不了欧洲普通话,把“秦那”读成了“柴那”(China),“柴那”和瓷器发音一样,被中国文人误读为“瓷器”了。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全球通史》中说,China是“秦”的发音,不是瓷器,美国非物质文化词典也说China是“秦”的发音,不是瓷器。语言是历史最好的记忆,说明丝绸之路国家最早是和秦人交往的,是秦人开辟了丝绸之路。因为当时中国西部全是秦,陕西是秦,甘肃是秦,四川还是秦,秦作为周的诸侯国存在了800年左右。张骞通西域不是开辟了丝绸之路,而是将被匈奴中断了的、秦人开辟的、民间的丝绸之路重新打通了,变成了商贸大通道。在春秋战国,地处西部的秦还没有瓷器,只有陶器和丝绸、茶叶,只能贩运丝绸、茶叶,而不是瓷器。因此,外国以“秦”称谓中国是非常恰当的。秦不仅开辟了丝绸之路,还奠定了我们国家政治制度的基本框架,奠定了我们多民族国家的统一基础,发明了影响世界的文官制度。只有“秦”最能代表中国,我们要恢复China“秦”的本来含义。因此陕西人要自信,历史上陕西人让“秦”成为中国的名称,今天更要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做出新的贡献。

习近平总书记在我省调研时指出,陕西要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找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引领新常态,追赶超越。今年是陕西找准在“一带一路”战略定位的元年。陕西原来定位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但是国家不认可。因为新起点具有排他性,如果把帽子戴给了陕西,就把其他省市排除了。“一带一路”全国都要参与,谁开通中欧班列谁就是新起点。总书记在经济工作会议上给我们省领导讲,陕西处在“一带一路”核心区。省第十三次党代会明确提出,把陕西打造成“一带一路”核心区,找准了在“一带一路”上的战略定位。陕西处在亚欧大陆桥上,西安处在祖国版图中心。亚欧大陆桥一头连着连云港,连着海上丝绸之路;一头连着阿拉山口、霍尔果斯,连着陆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核心区比新疆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和福建的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更高。历史上,汉唐长安是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因为在汉唐那个时代,我们认识的世界就是亚欧大陆,古丝绸之路就是古亚欧大陆桥。当时罗马、波斯等西域各国的商人和日本、韩国的友人云集长安,使长安成为成为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今天,西安依托在亚欧大陆桥经济带上的心脏地位,仍然可以成为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在亚欧合作交流上,西安的区位优势是任何城市不可替代的。国家把欧亚经济论坛的永久会址放在西安,批准在西安举办丝绸之路国际博览会,在西咸新区设立丝绸之路经济带能源金融贸易区,要西安探索内陆与“一带一路”国家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的自贸试验区新模式。只有西安最有条件、最有资格代表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合作和交流。把西安定位为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实际把自己降格为旅游城市了。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在十九大会上正式打出了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的旗号,直接对接上了“一带一路”。陕西和西安找准了在“一带一路”上的战略定位,就抓住了“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就可以引领新常态,追赶超越了。安康也应当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像历史上的鎏金铜蚕和“茶马古道”使安康成为丝绸之路的源头那样,积极融入“一带一路”核心区,借助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和“一带一路”,使安康开放发展,追赶超越。

沿海开放使中国超常态发展,从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由深圳为窗口的珠三角和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两大中心城市和两大城市群引领的。现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十九大确定的新时代的总任务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也就是由老二变老大,还得由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引领。陕西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区,西安是核心区的核,只有构建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才能支撑起“一带一路”核心区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引领新常态,追赶超越,使中国由老二变老大,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现在我国已由公路时代进入高铁时代,在高铁面前已经没有了山区与平原的界限,秦岭不再是屏障了,将成为国家和陕西的中央公园。西成高铁开通以后,汉中到西安和宝鸡到西安时间差不多。将来西渝高铁修通后,安康到西安与铜川到西安时间也差不多。因此,应当把关中城市群由公路时代的关中平原城市群推进到高铁时代的大关中城市群。站在秦岭之颠看陕西不能只看到眼皮底下的关中平原,而应当依托“米”字形高铁骨架,把陕南、陕北及陕西东西两边的城市都纳进来,构建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安康应当积极融入到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之中,紧紧依托陕西“一带一路”核心区的区位优势,开放发展,追赶超越。西部大开发把西北、西南整合为西部,但西北龙头西安及关中、西南龙头成渝地区还没有整合在一起。西成高铁将西北、西南两大龙头连在一起,待西渝高铁修通后,可正式构成一个铁三角,形成一个统一的西部大开发的共同龙头西三角,西三角将会继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之后成为我国的第四增长极。安康处在西三角的中心,可借助西三角加快发展。为此,安康应当积极推动阳安线与兰渝线对接,打造从太平洋沿岸最大的中心城市上海,经南京、合肥、武汉、十堰、安康、汉中、陇南、兰州、乌鲁木齐到大西洋沿岸最大的港口城市荷兰鹿特丹的亚欧大陆桥,并积极争取修建十堰—安康—汉中—天水高铁,沟通上海经南京、合肥、武汉、十堰、安康、汉中、天水、兰州到乌鲁木齐的国内最长的东西向高铁。通过构建新的交通大动脉和高铁大通道,提升安康的区位优势,借助“一带一路”开放发展,实现追赶超越。安康地处南北过渡地带,生物资源和矿产资源极为丰富,通过打造南水北调中线绿色产业示范基地,发展多元化的现代特色经济,可重新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源头,使今日安康的品牌产品搭上“一带一路”的顺车,走出秦巴山区,走向全国和世界。

(作者系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