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政企信息服务平台

请回答“一带一路”丨哈萨克斯坦的“石油之都”在哪儿?

 二维码

本文共4398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这里是哈萨克斯坦——

2013年9月7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发表重要演讲,

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

哈萨克斯坦西部,有一座濒里海而生的城市 阿特劳(Atyrau)。

西部里海沿岸的阿特劳,离俄罗斯也是很近的。

这座城市不算是很有历史文化,但这并不妨碍工业爱好者在这里找到一家有意思的博物馆——Embamunaigas JSC互动式博物馆。这家博物馆的管理者是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的钻探分公司,虽然不是专业办文博的单位,他们却设法引进了先进的手势控制展台,为所有访客介绍这座城市与石油相生相伴的历史。

Embamunaigas官网截图。

欢迎来到 哈萨克斯坦的石油之都

里海的获益者

阿特劳位于里海东北岸,是里海盆地上最重要的城市。它的母亲河是发源于乌拉尔山南部的乌拉尔河,她在里海入海口形成的三角洲,为阿特劳提供了平坦地形和丰富淡水的建城基础。在哈萨克语中,阿特劳这个名字的词根就来自“河流三角洲”。

有几条我们耳熟能详的大河:伏尔加河、乌拉尔河,其实都属“内流河”,因为最终流入里海(一个大湖),沿线也聚集了这一草原地带的主要大城市,如乌拉尔河沿岸的阿特劳和奥伦堡(俄)。

当17世纪开始大远征的俄族人第一次见到这处水草丰美的南方沃土时,他们很快就选择了定居。乌拉尔河在里海汇流处形成的鱼群,可能是俄族人见过的最好的 天然渔场。一名叫古里·纳扎罗夫(Gury Nazarov)的俄国商人很快掌握了当地的渔业市场,并以渔港为中心建立了一座城镇。

里海是一座大湖,但是一座咸水湖,其周边大部分地区其实很荒凉,乌拉尔河也是为数不多的注入里海的大河之一。

这是一座属于古里的城市,因此从沙俄时代一直到苏联时代,这座城市都叫古里耶夫(Guriev)。

当时的圣彼得堡还叫列宁格勒,阿特劳还叫古里耶夫(Guriev)。图为苏联西部简略地图。

但这并不是一座单纯的渔业城市,古里耶夫的居民们始终都知道自己的城市有一种古怪的特产。这种特产在城市周边的一些松软的土石中就能发现,是一种黑乎乎黏糊糊的油状体,具有刺鼻的气味,而且具有可燃性。不过长久以来,周边的居民都并不觉得这是很有用的材料,只是觉得它有些奇怪的性质,应该可以用来治疗皮肤病。

这种特产, 就是原油

这可比打渔有钱途多了。

哈萨克斯坦-阿特劳。(图片来源:Rom Chek / Shutterstock)

里海沿岸是地球上油气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近海海底的沉积物和里海盆地地层下的古生物残骸,为这一地区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油气资源。除现代哈萨克斯坦境内的阿特劳地区以外,其西岸的俄罗斯、阿塞拜疆沿海地区、东南部的土库曼斯坦领土上都有丰富的油气储量。

苏联时代基于距离和开发成本考虑,有三大能源基地:里海周边、伏尔加河流域、西西伯利亚,里海周边可以说是开发最早也是最重要的。图为苏联时代油气资源分布简图。

在人类开始大规模开采之前,这一区域充裕的油气资源几乎能自动从地底自行冒出来,形成了大量露天油气田。

巴库郊区的自然神火遗址,其实是天然气泄漏。

拜火教历史上能传入此地也很合理。

这也是为什么古里耶夫的居民能随手获得石油当皮肤病外用药剂的原因,这种情况在里海周边的很多地区都出现了,像 阿塞拜疆的石油土豪浴,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旅游产品,吸引着希望能通过石油保健的游客。

(图片来源:twitter@Nihad)

但从整个里海油气的格局来看,古里耶夫地区的石油并不是最好开采的。因此除了英国人建立的少量试验性机构以外,里海地区早期的油田都集中在阿塞拜疆的沿海地区, 推动巴库这座城市成为了世界著名的“黑城”。

由于平地甚至能直接冒油,来这里搞石油创业真是太容易了,当时古法手摇的简陋设备都能搞起来。图为19世纪巴库油田石油工人。(图片来源:wikipedia)

即使苏联,也并不算重视哈萨克斯坦的开采力。毕竟对于这样一个“奄有四海”的统一体来说,油气资源可以通过国内调配实现平衡,不存在地区间抢夺石油开采权的问题。他们在里海地区有巴库这一个关键支点就够了。

西西伯利亚还有大把的沼泽湖泊,下面还有无穷无尽的石油天然气,苏联人是一点不着急....(图片来源:Vladimir Melnikov / Shutterstock)

然而这一切在哈萨克斯坦独立前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里海油气矿藏将会被五国平分的局面,哈萨克斯坦也必须拥有自己的石油体系,尽可能多地抢夺里海周边的利益。

苏联曾经控制里海大部分水域和沿岸。苏联解体后,里海周边国家就从2个变成了6个,最著名的巴库油田也独立到阿塞拜疆了。

摘下渔夫帽,戴上工人盔

1990年,戈尔巴乔夫仍然在努力地糊裱苏联这座千疮百孔的大厦。作为新思维的一部分,他打算吸引西方资本进入苏联的能源工业,为日暮西山的联盟再续一些寿命。

但即使是他,也很难接受西方资本进入苏联传统的核心能源区。他希望能把投资引到那些不易开发的边缘地区,既让外资尝到甜头,也不至于使改革在国内遭到太强的阻力。

尚未在苏联时期得到大规模开发的 里海北部油气资源,这时候就成了首选。

哈萨克人没有反对的理由,此时他们已经发现古里耶夫地区周边油气资源的潜力,但苦于没有技术和资本进行大规模开发。

如果没有大规模基础设施投入的话,这一地区确实相当荒凉。图为阿特劳周边。(图片来源:google map)

当时的哈萨克自治共和国领导人,正是对现代哈萨克斯坦有着举足轻重作用的纳扎尔巴耶夫。他与戈尔巴乔夫一起,在里海边画了一个圆,引入美国能源巨头雪佛龙进行开发。

纳扎尔巴耶夫参与签署《阿拉木图宣言》,此时站在身边的已经不是戈尔巴乔夫而是叶利钦了。(图片来源:wikipedia@Dmitryi Donskoy)

这个圈的范围,便是今天哈萨克斯坦阿特劳地区最大的油田,田吉兹(Tengiz)油田。这里的矿藏早在1979年就已经被发现了,随着科学家们对这里了解越来越深,已经有人相信这里将会成为足以与波斯湾地区相提并论的“未来油库”。

google map上可以找到这个地方,在阿特劳东南方向,有大量的油井和相关设施。

而雪佛龙公司自从入驻以来,至今仍然是这个地区的油气开发主导力量,并将这里作为了公司盈利的重要支点。直到去年,雪佛龙欧亚大陆-中东总裁仍然在私下场合表示,田吉兹油田是一个完美的油田,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产油。

田吉兹油田卫星图。(图片来源:google map)

田吉兹当然不可能永不止歇,但它的储量确实惊人,在将近400平方公里的可开采核心区下,它有着厚达1.6公里的油层, 是世界上最大、最厚的天然油库之一。

田吉兹油田卫星图。(图片来源:google map)

而在田吉兹以西130公里,哈萨克斯坦人又在2000年发现了一处新的油田—— 卡撒干油田(Kashagan)。卡撒干油田是典型的出道即巅峰,人们在对这里做了初步勘探之后,就认定这是世界上的巨型油田,储量高达130亿桶。

这次是一座海上(湖上)油田,规模也相当巨大,田吉兹的好兄弟。

其实开发卡撒干油田并不容易,这里的海水极浅,在冬天很容易整体冻成冰块,并在部分融化成海冰以后威胁海上开采设施的安全。另外,卡撒干油田的出品含硫量很高,并不是所谓“甜美”的石油,需要净化精炼后才能使用,还要处理含硫废物,开发成本很高。

卡撒干油田建设鸟瞰图。(图片来源:wikipedia@Planet Labs, Inc.)

这两块油田都位于阿特劳南方,阿特劳市也因此成为了这些石油的储运基地。 当地人纷纷摘下渔夫帽,戴上了石油工人头盔,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石油相关产业应该是阿特劳的产业支柱了,确实可以改变当地很多人的职业甚至人生。图为阿特劳炼油厂。(图片来源:google map)

虽然阿特劳附近的油田创造了大量工作岗位,创造了财富,甚至为纳扎尔巴耶夫政府的统治提供了不少经济支持,但阿斯塔纳(努尔苏丹)对阿特劳却并不放心。这里距离首都太远,距离哈俄边境太近,经济又长期受外资控制,这样的地区往往有着不稳定倾向。

事实上,阿特劳-田吉兹油田产品的大部分,并不会送往东部国家核心地区,而是 顺管线经俄罗斯南部,在新罗西斯克入黑海参与国际贸易。这是一条由俄罗斯主导的贸易通道,名为里海石油管线(CPC)系统。阿特劳地区在经济地缘上与俄罗斯绑定过密了。

CPC联盟营运公司中各家所占份额(仅作参考)。(图片来源:wikipedia-CPC里海石油管线)

果然,在2003年左右,哈萨克斯坦政府与阿特劳地区爆发过激烈的石油控制权争斗。这场斗争最终以首都阿斯塔纳和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获胜而告终。而哈政府也借此机会向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伊朗等国修建单独的管线,以降低对俄罗斯的依赖。

中国、日本等缺油的亚欧大国也得以在这场博弈中登场。像刚才提到的卡撒干油田,就逐渐变成了主要服务于中哈能源贸易的产区。但随着化石能源危机越来越近,阿特劳的石油早就已经变成了国家手中的筹码,并不是一个很能让人放心的合作伙伴。

哈萨克斯坦-阿克托比,阿特劳东北部。(图片来源:Alexey Rezvykh / Shutterstock)

哭泣的鱼

说到这里,阿特劳轰轰烈烈的石油革命看起来还是很成功的。但正如所有人类活动一样,它也对当地生态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伤, 作为渔业城的阿特劳正在海上油井喷出的火焰背后哭泣。

阿特劳地区里海沿海,虽然是咸水湖,周边遍布荒漠,但这座大湖上仍然生机盎然(图片来源shutterstock@Yerbolat Shadrakhov)

其实在石油工业起步的同时, 阿特劳的渔业活动仍然没有停止。以阿特劳市为首府的阿特劳州,至今仍然有19家商业捕鱼公司,这些公司主要从事鱼类捕捞,并将其加工成鱼肉制品,为东部的哈萨克斯坦人带去水产美味。捕鱼,仍然是一部分阿特劳人家庭的生活方式。

到冬天还是颇为寒冷的里海沿岸会结冰,不过还可以凿冰钓鱼。(图片来源:shutterstock@Rom Chek)

但在2018年底,渔民们发现乌拉尔河三角洲沿岸漂浮着大量死鱼,据统计有120吨之多。渔民们怀疑, 鱼类大量死亡与石油石化工业有关,同时当地居民也开始担心自己的饮用水和食用的鱼肉里是不是有什么糟糕的化学物质。

矛盾的焦点是修建于1991年,位于乌拉尔河边的阿特劳石油精炼厂。这座精炼厂及其周边的下游工厂,已经在当地形成了一个石化精炼中心。这也是哈萨克斯坦国内第三大的精炼中心,是阿特劳石油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规模确实是相当巨大,加上旁边的大量周边设施,完全称得上是这座城市的一根支柱。图为阿特劳炼油厂。(图片来源:google map)

人们怀疑,这处精炼中心排放的废水,杀死了河里的鱼类。他们在Facebook上建立了一个市民环保主页,要求政府彻查这次死亡事件背后的真相。哈萨克斯坦能源部也确实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但调查进度并不公开,光取水分析就做了4个月,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可能。

河边飘起大量死鱼。

生态专家给出了一种解释,认为确实没有证据证明精炼中心向水中排放了超量的污染物,但即使是微量的污染物,也有可能经年累月地在河底淤泥中沉积,最终形成一个富集了污染物质的泥层。随着泥层变厚,污染物密度变高,就有可能量变形成质变,导致鱼类大批死亡。

担忧的市民们于是自发带上工具,在河畔力所能及的地区清理这些污泥。但仅仅以他们的力量,能解决的环境问题毕竟有限,阿特劳石油城还能不能延续渔城历史,靠的也不应该只是这些势单力薄的志愿者。

哈萨克斯坦的货币上印着蓝色的里海,我们也期待里海重现往日的美丽。(图片来源:shutterstock@vkilikov)

来源/地球知识局公众号

责编/王若寒 值班主编/陈晓宇 监制/李雨思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